得瑟⊙▽⊙

【昕博】ALL OF ME (中)

上下好像写不完......


等方博许昕折腾完回到科隆已经是下午了,方博寻思着来都来了不如出去逛逛,自己花了这么多精力和金钱才定下来的靠近市中心的公寓可不能浪费了,而且公寓很小,站在一个角落就能清清楚楚地看到整个空间,所以方博一抬头就能看见那张阳光快乐的脸,心里虚得很,不如出门去,还能装看不见。

 

天气很奇怪,风吹着云飘得很快,一会儿把阳光盖的死死的,一会儿又放任它们倾泻下来,撒人一头一脸。这种天气应该叫多云,但那些看上去飘来飘去轻快无比的云,全是厚重的,满载雨水的乌云。

                                                                                         

也就是说,阳光和雨水会交替降临在所有速度不如云朵的人和物体上,淋十秒大雨,紧接着就是阳光。

 

不过没有什么跑得过这密集的云。

 

“woc这傻逼天气!”当许昕第三次被大雨逼的躲到屋檐下而阳光紧接着洒下来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骂出了声。而方博已经习惯了这种天气,所以在看到天气预报显示多云的时候长了个心眼,穿了一件带帽子的防水风衣。他站在街边抖落帽子上的水珠,摘下来,冲着许昕毫不犹豫地嘲笑了好一会儿。

 

许昕就站在那里看着他笑,逆着阳光的方博在许昕眼里像是在发着光,午后强烈的光线模糊了边缘,毛躁的扎人的发尾被隐去了,整个脑袋好像更圆了一点,大大的笑容硬是让许昕看出一种如释重负的发泄。

 

这个人,到底是有多久没有真切地感受到快乐,真心地笑了。许昕没由来地感到心酸,他不敢想象一年前心如死灰的方博是如何独自一人来到德国,又是如何独自一人度过的这一年的,也不知道这个小傻子淋了多少次雨,才学会出门穿一件防水的风衣。

                                                                                         

他眨了眨因为盯太久阳光而酸涩的眼睛,冲上去抱住了方博,低头看见他红红的耳朵,又恶劣地把头埋进颈窝,贴着可爱的,绯红色的耳垂,想调戏一下这个小傻子,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半晌憋出一声低低的对不起。

 

这不止心疼了,整个胸腔都闷闷地痛。疼到敛去肆意乐观的本性,小心翼翼地用温柔包装。

 

方博挣开许昕的怀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慢慢向前走。

 

转过街角,一个哼唱着旋律的声音穿过熙攘的人群,吸引了方博的注意,他加快了脚步,在人群中飞快地穿梭,把人高马大的许昕甩在身后,向那边靠近。

 

一家珠宝店的橱窗前,一个男人抱着吉他,安安静静地唱着歌。琴盒在面前打开,里面是过路人留下的零零散散的硬币。

 

方博挤出人群的时候,那个男人周围已经站了大半圈的人了,正好一曲唱罢,他拿起身边的水杯喝了一口水,向周围还在看他的人群露出一个微笑,简单地用英语介绍了一下自己,又继续弹奏下一个旋律。

 

这样站在街边唱歌的人总是可以吸引方博的注意力。

 

“我给你讲,我其实蛮想当一个流浪歌手的,就一个人一个吉他,走到哪是哪的那种”,方博记得许昕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亮亮的,下垂眼也突然有了光彩,要不是因为方博知道许昕不会弹吉他,他都要相信了。

 

“到时候你会跟我走吗?”他还记得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在问完这个问题之后黏在他身上的目光,好像闪着光一样晃得他心慌,稀里糊涂答应下来,然后默默地把陪许昕的这个愿望记下来,一字一句工工整整地记在自己的愿望清单上,仔细想了想又划掉,连带着前面的那一条,乱七八糟的黑色线条像一条巨大的沟壑,那些不切实际的愿望统统摔在里面,粉身碎骨。

 

前面那一条写的是“和许昕在一起。“


为博哥和小雨疯狂打call!!!

过程太吓人了

还好赢了(´▽`)ノ♪

不枉我作业没写看他们比赛(划掉)

【昕博】ALL OF ME(上)

高速公路(没有车)的续集,想看的戳主页


上只是铺垫,下篇会搞事

 

一丢丢龙獒预警

 

我们学校的德国小哥哥们都好好看,嘻嘻(好了你不要再说了)


许昕真的来德国找方博了。

 

方博从马龙那里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吓了一大跳,丢下自己还没有收拾整理好的小公寓,从科隆急急忙忙地开车到杜塞尔多夫机场,一路上差点飙上两百,脑子里回响的全是马龙电话里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他十二个小时前给我发了一条定时的消息说他已经在飞机上了,我算着时间他应该已经到了,你说他人生地不熟的,语言也不通,再迷路了,给人抓走炖一锅蛇汤怎么办啊大博儿,你……“

 

方博没有听见背景音里他师兄低低的笑声,也没有仔细想马龙为什么语气轻快,连最后一句话也没有听全,挂上电话揣上钥匙就出门了。他想到自己刚刚来这儿的时候遇到的麻烦,他不想让许昕也经历。

 

他到机场的时候,大老远的就看见许昕一脸愁苦地坐在他的大箱子上,他倒是第一次见许昕露出这种表情。他觉得好笑,站在那里看了好一会儿,想看看许昕能不能发现他。

 

结果许昕还没发现,他的手机到先响起来了。拿起来一看,呵,陌生号码。

 

“歪!方小博你搁哪了?你还能不能来机场接我了。”

 

他诧异地抬起头,远远地看到许昕手里正捧着手机,凑近耳朵,心下了然。自己大概又中了许昕和的套路,郁闷了一小会儿,又不由自主地嘴角上扬。

 

许昕很绝望,他下了飞机拿了箱子,找了个最显眼的地方,左等右等等不到方博,手机振动,是他师兄的短信。

 

“继科儿昨天睡得太晚了,我陪他多睡了一会儿,刚刚才给大博儿打完电话,你多等一会昂。”

 

……我不是你亲师弟了吗???我的终生大事啊啊啊!!!

 

“注意看着点手机,我把你号码发给他了。“

 

“哦好好好,我知道了。“

 

于是许昕又等了一个多小时,别说人了,短信也没收到一条。

 

纠正一下,是只收到了一条中国移动发来的“您已进入德国境内……”

 

许昕等不了了,于是主动给方博打了过去。没想到一打过去就接通了,他说完一句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是一个明显在憋笑的声音。

 

“我接我接我接我接,你抬头就能看见我了,我都站这老半天了,瞎子。”

 

许昕抬起头,在平均身高185+的人群里搜寻了好一会儿,才看到这一年来日思夜想的小圆脸,小圆脸就站在离他二十米左右的地方,虽然看不太清,可那圆圆的脑袋和一米七多的大高个一看就是方小博本博没错了。

 

呵,小矮子,要不是德国人都长那么高,我眼镜还放在箱子里,早就看见你了。许昕心里这样想着,忍住这句怼方博的话,脸上绽开一个巨大的笑容,恶心的二十米开外的方博一个哆嗦,差点转身就走。

 

“我还以为你不要为夫了……”

 

“你宾馆订的哪一个?”方博打断许昕,开玩笑,怎么会有人能忍受许昕那种委委屈屈的声音和表情,他很怕自己再听下去就真的被吃的死死的,向下垂眼势力低头。

 

“没订,这不你在这吗,费那劲干啥。”

 

“……我tm住的公寓超级小啊啊啊……”


科隆街头的老哥哥

好听炸,现场真的好听炸,不知道录的音质怎么样_(:з」∠)_

胖儿笑起来眼睛里有小星星⭐⭐⭐

爱他一辈子❤




(Surface真好用)

摸鱼

看tag猜人(答案在2P)

猜不到我的锅orz,小哥哥们的眼睛有那~~~么好看,画不出万分之一的神韵(哭

用Surface自带的草稿和笔画的,还挺好用的

不知道该打什么tag就打了个人的orz  不妥删



【昕博】高速公路(一发完)

私设预警   真·开车预警


ooc属于我


突然结尾?


方博收拾好他小小的家,把为数不多的属于他的东西放在一个小小的箱子里,最后看了一眼这个陪伴了他将近一年的小房间,关上门下了楼,把钥匙放在房东指定的地方。

 

他当年因为那个人要订婚的消息,独自一人来到德国,断掉了和那个人所有的联系。又怕被熟人找到,安定在了一个不算大也不太小的城市,魏玛。

 

他英语本就不错,在这个充满了文化气息的小城倒也过的风生水起,白天在一家亚洲超市打工,晚上跟着店长学习德语,一年的时间,德语水平不能算高,但是已经可以应付日常的交流。

 

一年的时间里,他还考了一张德国驾照,买了一辆二手的小车,准备像大部分留德学习的小青年一样,一个人走遍整个欧洲。

 

现在他嘴上叼着一片涂了黄油的面包,箱子放在后座上,正跟着导航的指引,开到高速公路上。

 

手机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方博专注于看路标,把嘴里的面包片捏在手里,没有看名字就接了电话,顺手开了免提。

 

“Hallo……” 

 

“方博?“一个熟悉的声音用不确定的语气说着他的名字,一个他自己也好久没有听到过的名字。

 

“科……科哥,你怎么……” 

 

“你还知道你有我这个哥啊,才多大点小孩,能耐了啊?自己一个人跑这么远,还换号码,啊?你以为你自己多了不起,还德国,你会说德语吗你就去,你知道我,你龙哥还有许昕……”

 

“那啥,哥你要没什么要紧的事我就挂了啊,开车呢。“许昕,许昕这个名字让大早上精神抖擞的方博一下子变得疲惫不堪。他不想聊下去了,伸手想要把电话挂掉。

 

“方博我要结婚了。“一个平静低沉的声音,方博本以为他已经忘记了这个声音,可没想到它一直顽固地缩在方博记忆的角落里,在听到的一瞬间燃烧起熊熊大火,炽热的灼烧带来的疼痛充斥整个大脑。

 

“许昕你他妈的能不能闭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他科哥的声音,带着怒火的咆哮。

 

方博张嘴想要说话,手里的面包掉在了新换好的裤子上,黄油面朝下,方博手忙脚乱的把面包拾起来,蹭了一手黄油。

 

免提兢兢业业地把方博这边的动静传到电话那头,那边沉默地等这头的动静平息下来,许昕的声音小心翼翼地说:“没事吧?博儿,我……”

 

“许昕你他妈的放过我吧,算我求你了!”方博打断他接下来想要说的话,用油乎乎的手摁了那个红点,一脚油门冲上了高速。

 

方博眼睛红红的,像宿醉的酒鬼,但他哭不出来,也无法呼吸,脑子中的火焰大概蒸发走了所有的泪水,他难受的要死掉了,心口堵着一团火,脑中烧着一团火,像是要把他整个人燃烧干净,什么都不剩,但他手脚冰凉。

 

他难受得快要死掉了。像站在万丈悬崖上心如死灰的人俯瞰他即将跳下的深渊,几乎无法呼吸。

 

唯一能救他的人推了他最后一把。

 

他猛地踩一脚油门,眼见着仪表盘的指针直逼170,又把副驾驶的窗户打开一条缝隙,让呼呼的风声掩盖头脑里那大火燃烧的声音。(德国高速不限速,但好孩子不要学!!!


前挡风玻璃上,微小的昆虫尸体不断增加,眼前雾蒙蒙一片,不知道是玻璃的原因还是自己的原因。


“许昕你个大傻逼!我他妈的怎么会这么喜欢一个傻逼!”方博用尽全身的力气喊,试着把流不下来的泪换成声音喊出来,反正这是德国,没有人能听懂他在吼些什么。

 

“傻逼也喜欢你。“手机的扬声器中传来许昕低低的声音,像劈头盖脸的一盆冷水,浇熄了火焰。

 

方博一愣,慌忙减下车速,抓起手机才看见那个挂电话的红点上一个油油的手指印。

 

电话没挂上。

 

完了完了完了,他刚刚说的话全被许昕听到了,这是方博的第一反应,他刚刚说什么?傻逼喜欢我?谁是傻逼?他?

 

“你你你你说啥?“

 

“我说……”

 

“你你你你闭嘴!让我科哥给我说。”

 

“……”

 

“许昕那傻逼说……”

 

“算了算了,龙哥肯定在,我听龙哥说。“

 

“……”

 

“大博儿,昕子他是真心的,你失踪之后他天天去你家,向你爸妈保证他会把你找回来。为了找到你,他托了几乎所有的亲戚朋友,考试都差点没考过,毕业论文还是我帮他写的。“

 

“可是,可是我听说他要订婚了。”

 

“那是他妈自己决定的,不关他的事,这一年下去了,他妈早都放弃了。”

 

“可可可可他刚刚还说他要结婚了。”

 

“当然是和你啊,方小博,我给你讲你爸妈可是同意把你嫁给我了,你可不能不答应啊。“许昕抢来电话,声音听起来贱兮兮的。

 

“谁谁谁谁说要嫁给你了,你博哥这只能叫娶。“

 

“这么说你答应娶我咯,方小博。“

 

“!!!我才没有答应你!”

 

“你等着,我这就去德国把你抢回来当我的压寨夫人!”

 

“你他妈……”黑发的圆脸青年骂着,大大的眼睛里和嘴角的笑却是藏也藏不住。



(我去啃西班牙语和德语了,、江湖有缘再见。大家别像我一样想不开来德国留学! )

【昕博】烟花(一发完)

没头没尾小段子

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ooc属于我



“哇……” 

 

方博抬起头,张着嘴傻笑,大大的眼睛映着漫天的烟花,一闪一闪的色彩在深棕色的瞳孔里明明灭灭地发着光,掩饰不住的喜悦也在眼底默默地闪着光。明明笑起来眼睛会微微眯起来,但他偏是要硬生生地撑着,想要把这个被焰火照亮的天空完整的收入眼睛里,半天不舍得眨一下。

 

许昕也不舍得眨眼,他定定地站在方博身后,盯着那个圆圆的脑袋看,他远远就看见了这个一米七多的大高个,他以为自己眼花了,他以为自己的手机出了问题,他拨开人群,站在了那个他不能再熟悉的小圆脸身后,在所有人抬头看烟花的时候,微微地低着头,确认了那个身影是真的。

 

小圆脸对许昕的到来毫无知觉,依旧仰着头,大睁着眼睛,专心地盯着烟花。

 

突然一个烟花炸出了格外大的声响,格外炫目的光亮,把毫无防备的方博吓得向后退了一步。

 

他哪知道有人竟会站的离他这么近,就一步,他踩到了一个人的脚,没有调整好的重心带着他向后倒去。

 

完了完了,他想。

                                                           

一只手稳稳地接住了他,结实的手臂紧紧地揽在后腰上,阻止了他继续向后倒。他的一只脚还踩在那个人的脚上,没法站稳,整个身体的重量就靠那条手臂支称着。

 

方博赶紧把脚从那人脚上挪开,抬起头想要道谢,却在看清那人的一瞬间红了脸。


“你你你……你咋来了?” 方博磕磕巴巴地说,心跳在那个人由懵到笑的表情转变时漏了一拍。

 

“我来看看你。”许昕心情大好,伸出另一只手捏了捏小圆脸,不意外地看到臂弯里的小可爱脸上的红色染上了耳朵。

 

“你看看看看看看我干啥啊,诶瞎子你别转移话题,你咋找到我的,我谁都没告诉啊。” 小可爱自觉被调戏了,只好红着脸继续追问下去。

 

“你说你是不是傻,我手机里有你的定位啊,还是你给我设的呢,这么快就忘了?” 说起来方博还真忘了,来的太仓促了,一个手机,一个钱包,身上的衣服,一个人,急吼吼地就来了,“现在该我问了,你咋过来了?“

 

“你博哥这么酷,想来就来还需要理由吗,我顺路就……就想你了呗。“ 方博本来还想嘴硬两句,但看着那张写满了”你慢慢编,我听着呢“的笑脸,真话就冒了出来。

 

“我就知道!“ 许昕低下头,在那张微张的小嘴上掠过,在小圆脸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咂吧咂吧嘴,一脸意犹未尽的老饕的表情。

 

“你你你你你你……“ 小圆脸炸了一样,气鼓鼓地瞪圆了眼睛。你了半天也没你出来什么其它东西。

 

“好了别气了,烟花都快没了。看完烟花你昕爷带你吃肉去,然后回家,” 他顿了顿,“咱们回家。”

 

他的手自揽上小圆脸的腰就没再放下来,越搂越紧,方博像没感觉到一样,两人慢慢越站越近,终于肩膀紧挨着肩膀。又过了一会方博的头靠在了许昕的肩膀上,在许昕错愕今天自家小圆脸怎么这么主动的时候,特别小声的说了一句,“你博哥今天累了,借我靠靠,有意见憋着。”

 

许昕笑了,低头吻了吻小圆脸的发旋,“行,意见咱到家再说。”

 

漫天炫目的烟花雨下,两个人影紧紧依偎,身后是人潮汹涌。